在线看片app丝瓜视频

白三在江陵城靠着弹琴卖唱为生,自从当年从城外捡回一个小女娃,他就一直在居住在江陵城的偏远的一间小院子中。

前几年的生意甚是惨淡,几乎连温饱都无法满足,而他又是双目失明,生活起居都靠着养女照料,偶尔还要被邻里接济,直到近几年,女儿逐渐长大,歌唱的嗓音极为好听,宛如天籁!每次摆台子,来听曲儿的客人总是络绎不绝,生活这才好转起来。

邻里邻外的都夸他的女儿能干,又生的水灵,他总是坐在门槛上,抽着旱烟,呵呵地笑着,连目盲的双眼里都能看出满满的笑意来,他给小姑娘取名作白致宁,寓意宁静致远,也希望能一直过着这样平淡的生活,是啊,这样的生活太过美好,也太不真实,有时候连他都忘却了自己的姓,也忘却了自己曾是冥宗旁系最耀眼的天才。

他不想死,他留恋这种平淡的日子,哪怕是碎了道魂,舍了部修为,他也想回到江陵城的小院子里,陪着自己女儿慢慢长大,再听小姑娘唤一句:“阿爸,吃饭喽,今儿生意好,还有肉哩,注意门槛,别摔着!”

此时城外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,小茶馆中的其他探子尽皆面色骇然,他们最高的修为也才勉强刚踏入虚境,望着场中激战的两人,终于知晓自己为何会被幽翅军围猎于此。

道实境亦称为宗师境,放在大夏任何一州都可以开宗立派,如若入军中或是司天监,则地位甚高,让两个半步宗师境的强者在江陵城中做一个小小探子,用后腚想也知其中大有猫腻,恐怕所图甚大,合着他们这些人都是殃及池鱼,躺着也中枪!

白骨骑士再次对着屠夫再次发起冲锋,一阵剧烈的元气波动过后,天地间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狂风,骑士的身影瞬间消失,融入风中,随风呼啸,转而瞬间出现在屠夫身后,空气只留下一道被枪上带出血线,猩红刺眼。

屠夫的左肩直接被洞穿!

“神通,驭风!”,大夏幽翅军不传之秘!

周围所有的幽翅军将士见状,一瞬间都红了双眼,紧紧握住标枪,身上的杀气几乎化作实质。

一番厮杀下来,骑士的虚影已经暗淡不少,屠夫左肩被洞穿的伤口也血流不止,左手无力地往下垂着,巨大杀猪刀上布满裂纹,但目盲琴师的情况却是更为不妙,面色惨白,吐出一口鲜血,双手也是鲜血淋漓,甚是恐怖,毕竟是强行召唤出的半步道实境白骨骑士,能坚持至现在已颇为不易,胜利的天平已然开始向着屠夫一方倾斜。

屠夫仰天大笑:“竟然胆敢将幽翅军军士的灵魂囚禁为白骨之魂,哪怕是我今天不杀你,你也走不出这间小茶馆,骑士之魂马上就要消散,到那时俺老朱杀你不费吹灰之力,提了你的人头当投名状献给殿下。”

潘之琳校园写真曝光 阳光随性青春洋溢

说完将已经破碎的杀猪刀往地上一丢,双手伸向头顶,抓住野猪道魂的两颗獠牙,用力向下一掰,竟硬生生将其折断,只留下两个巨大的空洞,手持獠牙,咆哮着向琴师冲去。

他已经开始拼命!

元气轰击声伴随着阵阵强风不绝于耳,片刻之后,目盲琴师终究还是坚持不住,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跌坐于地。

他面向江陵城,喃喃自语,空洞的双眸竟有了留恋的神采,抬起血肉模糊的右手却又无力放下,体内的天地元气告罄,白骨骑士也渐渐变至虚无,消散于天地之间。

屠夫上前,抓起琴师的头发将其提起,野猪獠牙划过,好似案板上的猪肉,人头分离。

胭脂姑娘有些不忍的别过脑袋,这场面对于她来说着实太血腥了些。

目盲琴师身后的三品白骨琴魂也随之消散,从中飞出许多战士之魂,其中一人,黑甲黑盔,手持长枪,英武不凡。

站在赵御身旁的青年将领,上前两步,怒吼一声:“体下骑!”

四十九骑幽翅军部下坐骑。

“立枪!”

四十九把标枪被插至于地上,刚好将小茶馆围成一个圈。

“精气如龙,送袍泽归风。”

四十九道精气冲天而起,白烟如龙,搅动风云。

“风,风,风,大风!”幽翅军悲壮的喊声回荡在天际。

一阵风自虚空生成,自下而上,幽翅军士之魂也随着风扶摇直上,乘风归去。

这是幽翅军为死去战士举行的风葬。

风,是幽翅军的信仰!亦是归宿!